翻頁   夜間
書包網 > 此情惟你獨鐘 > 第1017章 見不得霸占一切

第1017章 見不得霸占一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書包網] http://www.eiint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周卿牽著軟軟的手,笑著道“哪有,是你膩了我做的飯菜,所以才出來吃的。”

    林文正輕咳一聲,提醒道“你昨天念著這里的糖醋鯉魚好吃。”

    看著父親如此體貼母親,阮白心里也覺得暖暖的,問道“爸媽,寧寧沒陪你們來嗎”

    周卿解釋道“寧寧在準備婚禮的事情,很忙,沒跟我們一起來。”

    阮白點頭表示理解,既然遇見了,于是發出邀請,“爸媽,少凌在這邊訂了包間,你們也一起來吧”

    “你跟少凌要應酬,我們就不打擾了。”林文正拒絕道,又摸了摸淘淘肉乎乎的小臉蛋,這個小外孫,他喜歡得很。

    阮白笑著搖頭,“要是應酬又怎么會帶孩子呢,就是普通的吃一頓飯,你們也來吧。”

    淘淘愛熱鬧,也發出邀請,“外公外婆,淘淘想跟你們一起吃飯”

    林文正與周卿對視一眼,最后沒有拒絕阮白熱情的邀約,“好好好,一起吃飯。”

    一行人坐在包間的椅子上,沒等會兒,慕少凌走進來。

    阮白早就給他發了微信,說是在門口遇到父母的事情,并且邀請他們一起吃飯,所以他的表情沒有多驚訝。

    “岳父,岳母。”慕少凌打著招呼,拉開阮白旁邊位置的椅子,坐下。

    “南宮呢”阮白問道,以為他邀請了南宮肆。

    “他有事,回酒店了。”慕少凌說道,沒有告訴她這次并沒有邀請南宮肆,訂包間吃飯本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陪陪妻兒。

    老宅的事情讓他們受了驚,特別是湛白,表面上看著沒什么,但是身體卻對老宅這件事產生了陰影,身體出了應激發應。

    司曜說,多給孩子感受到家庭的溫暖,會讓他們快速走出創傷的陰影。

    “南宮是誰”林文正問道,這個復姓,在a市很少。

    “是少凌的朋友,他過來幫忙調查一些事情。”阮白解釋,端起茶壺,給慕少凌倒了一杯茶。

    “是調查慕家老宅的事情嗎”林文正問道,他跟在警察局做事的朋友了解過,這件事證據鏈并不充足,他們調查陷入了困難。

    所以阮白一提及是來幫忙調查,他便猜想是為了這件事。

    “是的,爸爸。”阮白點了點頭,抿了一口清茶。

    “這件事老爺子怎么說”林文正對這件事很關心,現在a市的犯罪率普遍降低,但是卻鬧出這么一出事情來,讓他們這些軍政的頗為頭疼。

    慕家是大家族,這件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a市,弄得很多人都心慌慌的。

    畢竟慕家這種大家族都被偷了,還不留痕跡的,這個小偷得多厲害啊,一時間,他們紛紛升級了自己家里的安保系統。

    慕少凌把茶杯端起來,喝了一口熱茶,下班前他與南宮把所有的監控都看了一遍,找到了新的調查方向。

    “這件事,爺爺交給我負責調查。”他回答道。

    林文正開口道“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以后開口便是。”

    “謝謝岳父。”慕少凌道謝,看了阮白一眼,桌子底下的手,又纏上她的手。

    周卿眉眼溫柔,看著他們夫妻二人,說道“我們是一家人,以后發生什么事,要及時說,要不是你爸爸的同事告知,還不知道少凌弟弟的女兒住院了。”

    “爸爸媽媽,我們就是不要讓你們擔心。”阮白說道,最近林家為了林寧的婚禮肯定忙得不行,她還是覺得不要去添亂比較好。

    周卿搖頭,不贊同她的做法,“你這個孩子”

    他們夫妻二人本來對阮白就有虧欠,所以想更多的幫助她。

    周卿的手機鈴聲響起,是林寧的來電,她接聽,道“寧寧,怎么了”

    “媽媽,你跟爸爸在哪里呢”林寧問道。

    “我們在跟你姐姐吃飯,你那邊怎么這么吵”周卿問道,林寧說是要去婚慶策劃公司商量婚禮的事宜,但是她那邊吵鬧得像個菜市場一樣。

    林寧一頓,又是阮白,她說話的聲音委屈了不少,“媽媽,我這邊出了點事情,我能過去嗎”

    “這是怎么了”周卿語氣有些焦急,看了一眼阮白跟慕少凌,沒有答應。

    “媽媽,勃英他把我拋下在鬧市這邊,我好餓,現在還沒吃飯。”林寧賣著可憐,雖然不愿意見到阮白,但是這是個好機會。

    “你跟勃英吵架了”周卿壓低著聲音,不打擾到其他人。

    “媽媽,我現在好累,好餓,我能過去嗎”林寧聽出她的不樂意,心里恨著,阮白是她的親女兒,她是養女就不是女兒了嗎

    敢情她是怕自己過去會打擾到他們一家的和和美美

    雖然周卿沒說,但是阮白看到她臉上的猶豫,體貼道“媽,是寧寧嗎”

    周卿點了點頭。

    “要是她有空,讓她也過來吃飯吧。”知道她的顧慮,阮白邀請道。

    周卿聞言,把地址告訴林寧后,叮囑她路上注意安全,才放下電話。

    “她不是去婚慶公司了嗎”提及林寧,林文正沒有好臉色。

    “跟勃英鬧了點矛盾。”周卿以為他是不滿意林寧的未婚先孕才這樣的,輕輕撫著他的手臂當做是安慰。

    “都快成為別人的妻子了,還不懂控制自己的情緒。”林文正認為什么都是林寧的錯,就算是何勃英的不對,也是她自討苦吃。

    慕少凌與阮白聽著他們的話,沒有說話。

    林寧是怎么樣的人,他們心里清楚,只不過有些關系他們也不能回避,畢竟林寧在林家待了二十多年。

    周卿聽著林文正的絮絮叨叨,心里一陣難受。

    林寧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也有責任,是她沒有教好。

    半個小時后,林寧頂著個大肚子走進包間,看著他們,和和睦睦的,好像自己是多余的,她心里妒火中燒。

    “爸爸,媽媽,姐夫,姐姐,晚上好。”她掩飾著心里的情緒,笑著跟他們打招呼。

    “晚上好。”阮白笑著,指了指周卿旁邊的位置,道“你坐下吧。”

    林寧拉開椅子,坐下,她的正對面,坐著的是慕少凌。

    看到他,心跳難免地漏了一拍。

    慕少凌做過的事情,在她心里成了噩夢,即使現在有了何勃英,但是卻怎么也掩埋不住,當初的那份悸動。

    她跟慕少凌是沒可能了,但也見不得阮白霸占一切。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后一四码10年无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