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書包網 > 麻衣相師小說 > 第178章 噬魂異香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書包網] http://www.eiint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個聲音一響,那幾個大學生都猛地站了起來,異口同聲的說道:“是……大權的聲音……”

    也虧了他們跟那個大權朝夕相處,叫我我都沒聽出來——那個聲音都劈了,整個變了調子,跟指甲撓玻璃似得,讓人聽著心里極其不舒服。

    那個女大學生忽然一把抱住了我:“哥,你救救大權,我求求你救救大權,只要你能把大權救回來,讓我干什么都可以!”

    這個女大學生叫小麗,看樣子跟大權是男女朋友的關系,愛的情深深雨蒙蒙的。

    我剛才就看出來了,那個大權臉色不對,這次鐵定是要倒霉的,攬了這個事兒,無異于自砸招牌,可那個小麗抱住我就是不松手:“真的,哥,我干什么都行……”

    她那張凄楚的臉,讓我一下就想起了瀟湘。

    瀟湘當時也說,為了我,做什么都行。

    我的心一下就被觸動了,不由自主就點了點頭。

    那個小麗一看,別提多高興了,摟我摟的更緊了,白藿香看不過去把她給拉下來了,冷冷的說道:“都答應了,你還想怎么樣?”

    小麗讓白藿香弄的挺不好意思,鬧了個大紅臉:“姐你別生氣,我是高興……”

    我說你也別急著高興,再不過去,我也只能收尸。

    但這個時候,小黑無常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那東西不是你能對付的。”

    小麗一回頭,小黑無常已經從帳篷里出來了,正冷著臉盯著我。

    小麗眨了眨眼:“哥,姐,你們倆孩子都這么大了!就是……長得跟你們不太像。”

    這一下我和白藿香頓時滿頭黑線,小黑無常的臉色一下也垮了下來,張嘴想罵小麗,可又嫌麻煩,索性直接看向了我們:“那個二郎眼死了就死了,你是破局的,不能死——你要是非得走,我把你膝蓋打穿了,拖你上朱雀局。”

    他說這話,稀松平常,語氣跟談論今天晚上吃什么似得。

    小麗不明所以,還尬笑了一下:“哥你們家孩子這么愛開玩笑。”

    我和白藿香卻聽得出來,這小黑無常說到做到。

    可程星河的命我不可能不管,剛要說話,白藿香忽然說道:“這火小了,添點草。”

    說著,靠過去,隨手往里扔了一把草。

    但是一瞬間,篝火跟煙花似得,立刻就炸了起來,那個亮度能閃瞎人眼!

    我眼前也給白了,與此同時白藿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拽著我就往前面跑了過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才感覺白藿香勾著我的脖子,讓我把頭低下來。

    我就感覺她拿了一個濕了的手帕擦了擦我眼睛,眼睛瞬間一陣清涼,再睜開,就能看見東西了。

    白藿香嘴角一勾,露出個很狡黠的笑容,像是邀功請賞的問我她厲害不?

    我算是徹底服氣了,跟她道了個謝。

    她也沒說話,只是繼續往里面看:“山魈在哪兒呢?”

    毛線的山魈——動物園藍臉紅屁股的才是山魈。

    我糾正她:“山魅。”

    白藿香也不計較:“都一樣。”

    一個是猴兒一個是女人,區別大了。

    我腦子還可以,記住了響起慘叫的方位,沖著那就過去了:“你跟我跟緊點,別落單。”

    白藿香沒回答,但我感覺出來,她一只手拉在了我襯衫下擺上。

    我亮起了小手電,小心翼翼的往里邊照:“你記著路點,要是真遇上了麻煩,趕緊往回跑,聽見什么也別回頭。”

    就靠著白藿香的本事,只要她回去了,那倆無常一定會保護她的。

    白藿香悶聲不語,半晌才說道:“我為什么要回去?”

    這倒是把我問愣了:“啊?”

    白藿香接著就說道:“我的事兒,我自己做主。”

    行行行,跟她說話真是比掃雷還刺激。

    而就在這個時候,白藿香忽然停住了腳步:“你……有沒有聞到什么味道?”

    嗯?她這么一說,我還覺察出來了——確實,空氣之中彌漫著一股奇怪的香氣。

    白藿香的聲音緊了起來:“這香氣我沒聞過,不對。”

    怎么你沒聞過就不對了?啊,我還想起來了,自然界之中有香氣的都是動植物,這是她的專長。

    我順著這個香氣就找了過去,結果腳底下不經意碰到了個東西,好險沒把我給絆一跤,用小手電一照,我頭皮頓時就炸了——是一個人。

    這人跟本地人擔架抬來的那個尸體一模一樣,瞪大眼睛張大嘴,身上已經干透了,說句不敬的話,已經跟金華火腿的風干程度差不多了。

    他身上還穿著xx大學戶外活動的沖鋒衣,顯然是剛才失蹤的五個大學生之一。

    這才多長時間不見,就變成這樣了……

    不過這個人沒有眼鏡,發型也并不文藝,倒不是那個嘰嘰歪歪的大權。

    而這個時候,那股子香氣越來越濃了,與此同時,我還聽到了一個潺潺的聲音。

    山上時常會有泉水,這倒是沒什么好驚訝的,我奔著那個方向走過去,白藿香忽然拉住了我,給我臉上掛了個口罩。

    這是什么操作?

    那個口罩像是泡過清涼油,戴上讓人想打噴嚏,不過看樣子白藿香也是好意,我就點頭道了個謝。

    越過了一道灌木,后面還真有一道山泉,與此同時,我看見一個人影從山泉前面一閃而過,心頓時就提起來了,是不是程星河他們?

    于是我帶著白藿香就穿過了灌木叢,眼看水流緩緩落下來,濺在了地上跟一片一片的碎銀子一樣,正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忽然從水里冒了出來。

    我看清楚了,頓時一愣——是個女的。

    那女的長發如瀑,白皙的像是能從暗夜之中發出光來,長得別提多漂亮了,而更重要的,她竟然沒穿啥。

    那身材……

    我緊接著就感覺自己后背被人掐了一下,好險沒一嗓子叫出來——那一瞬間我竟然有點久違的高興,瀟湘?

    但回過神來,我才知道,是白藿香。

    果然,一回頭,白藿香正陰森森的盯著我。

    不是,能別用看色狼的眼神看我嗎?

    我連忙做出讓她別生氣的手勢,回過頭,就開始望氣,這一看,那個女人身上,果然帶著灰色的穢氣。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山魅。

    而這個山魅緩緩伏在了岸邊,像是跟誰在說話——我這就看清楚了,她面前有個男的,一腦袋文藝長發,正是那個大權!

    在山魅面前,大權也跟直了眼似得,像是被山魅的美貌給震懾住了。

    山魅望著他,一個微笑,就親了上去。

    但是山魅一張嘴,伸出了一條很長的舌頭,對著大權的嘴就插下去了——就跟人喝飲料的時候,插吸管一樣!

    我沒廢話,一腳踹在石頭上翻過去,七星龍泉寒光一閃,對著那個舌頭就劈過去了。

    那山魅沒想到能沖出來個人,猛地抬頭,舌頭還沒來得及縮回去,直接被我一斬兩段。

    一股子漿糊似得東西濺在了我臉上,那股子甜膩的香氣糊上來,搞得我一陣想吐——任何東西都是過猶不及,我這輩子也不想聞到這個味道了。

    我也沒顧得上多想,拽住了大權就要往回走,可大權反手倒是把我給拽住了,一雙眼睛血紅血紅的,上來就要撲我。

    我心里頓時一驚,見過好心當成驢肝肺的,沒見過你這種不知死活的,但我馬上就看出來了,這個大權眼白上卡著黑氣,顯然是迷了心竅了。

    難道是……那股香氣迷的?

    而正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一陣????的響聲,好像有數不清的壁虎沖著這里爬過來一樣。

    結果一回頭,我頭皮瞬間就給炸起來了。

    爬過來的——竟然是數不清的山魅!

    那些絕美的臉,全看向了我,露出了狂喜的表情,像是看見了什么好吃的一樣。

    這么……多?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后一四码10年无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