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書包網 > 異世之天下無爭 > 第12章 文藝是一種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書包網] http://www.eiint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嘻嘻,小師弟,這一夜的思過崖,有沒有領悟到自己的錯誤啊?”

    下山的路上,梁雪茹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始終圍繞著肖若云轉。

    只是她的話,卻讓肖若云很不滿。

    “師姐,我不小了,以后不要再叫我小師弟了行不?”

    雖然他是青云劍派最小的弟子,但是其他的師兄們稱呼他,基本上都是小云、小云的叫。

    唯獨這個梁師姐,開口、閉口都是小師弟。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是師姐一樣,也不管肖若云受得了、受不了。

    果然,梁雪茹據理力爭。

    “哼,你哪里不小了?從小到大你都是我照料的,你小不小,我最清楚不過了。”

    這話歧義太大了,肖若云面紅耳赤,趕緊轉移話題。

    “對了,昨日的大比,究竟誰贏了?”

    從白玉老虎的生死難關中走出來,肖若云才想起來,昨日也還有一件關乎青云劍派的大事呢。

    本來為了這次大比,青云劍派可是做了完全的準備。結果他第一次出場,卻被王八拳給徹底毀了。

    這要是因此而傷了青云劍派的士氣,導致大敗虧輸,他真的就是愧疚難安了。

    說起這件事,梁雪茹又雀躍了幾分。

    “嘻嘻,當然是我們贏了。雖然你這個小師弟很丟人,但我們有大師兄啊。而且二師兄、三師兄他們也很厲害,古月學府的人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

    說起昨日的大比,梁發節節贊嘆。

    “小云你是沒看到,古月學府那個大師姐,面對大師兄的時候,魂都要出竅了,打的完全不成章法。把林寬夫氣的,差點沒有當場吐血。”

    肖若云迷糊不已。

    “古月學府的大師姐,為什么見到咱們大師兄就靈魂出竅了?”

    叢山悶聲悶氣地道:“大師兄出場的時候,吟了一首詩,然后那個古月學府的大師姐就始終不在狀態。真是的,一首詩有那么大的威力嗎?”

    肖若云苦笑連連。

    看來這古月學府的大師姐估計是文藝女青年啊,結果碰到了陳洛這個文藝男青年,立刻就干柴烈火了吧。

    不過五年一次的大比,青云劍派再次取勝,這個結果比什么都好。

    一行人說說笑笑,回到了山門,肖若云也終于可以睡個好覺了。

    接下來的日子,平淡的很。山中遠離塵囂,時間也過的很慢。

    肖若云每日打坐修煉,然后又繼續磨練基礎劍法,倒也安逸的緊。

    雖然魏孟書是一個說到做不到的人,但肖若云還是覺得,魏孟書的話是有一定道理的。

    尤其是前世看過的傅紅雪,給了他深刻的印象。

    所以他每日里都忍受著枯燥和煎熬,把基礎劍法的幾個招式練習上數千次。

    光是一個拔劍便刺的動作,他就每日練習多達三千次。

    練的手臂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卻也沒有懈怠。

    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武力是立身的根本。即使他再懶散和悠閑,也要為自己的小命負責。

    或許是有了上古神龍的靈力加持,肖若云明顯感覺到,修煉流云功的進程比原來要快了許多。

    這一個月的修煉下來,手少陰心經已經漸漸周轉圓潤,接近融會貫通。

    而一旦打通了手少陰心經,修煉手少陽三焦經的話,那么也就意味著,他也將度過入門,而進入武士的等級了。

    恍恍惚惚,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這一日,梁孟言把所有人都集中到一起,宣布了重大的消息。

    “明日便是八月十五,中秋月圓之時。這是大節,咱們要好好慶祝一下。等中秋過后你們當中的佼佼者可以進山修煉。通過者,你們的二師叔將會帶你們去龍瀾城見見世面。順便讓龍瀾學院的高人考核一番,如果有人能夠得到青睞,進入龍瀾學院修習,也是我青云劍派的榮光。”

    聽到這個消息,眾弟子全都振奮不已。

    大家都是少年人,自然更加喜歡熱鬧的地方。青云山風景雖好,但太過于偏僻,安靜的要讓人自閉了。

    而且相比起青云劍派來,顯然龍瀾學院的師資力量更加強大。只有在那里學習過,才能成為更厲害的高手。

    “洛兒,你要用心。你是我青云劍派弟子中天資和實力最好的人,只有你最有希望進入龍瀾學院。說不定,你將來還能夠進入盟軍中效力呢。”

    眾師弟們艷羨的目光中,陳洛不敢怠慢。

    “多謝三師叔夸贊,徒兒自當全力以赴,不墮了我青云劍派的威名。如能夠加入盟軍,為我天道盟效力,必定以誅除賢道盟妖孽為己任,還天下以太平。”

    盟軍便是天道盟的軍隊,最高指揮權歸屬于天斗府。

    盟軍是天道盟組建起來,用來對抗賢道盟的軍事組織。只有成為三流三品以上的高手,才有資格進入盟軍效力。

    畢竟盟軍要面對的對手,可是賢道盟的兇惡之輩。沒有一定的實力,只能成為炮灰。

    而天道盟的有志青年,無不以進入盟軍為夢想,渴望著揚名立萬,建立功勛。

    梁孟言做完布置之后,便道:“好了,這些都是后話。明日是中秋,大家都好好準備吧。今年我們贏了大比,必須要好好慶祝一下。”

    有了掌門的吩咐,大家都開心不已。

    山中清苦寂寥,平素里除了悶頭修煉,也沒有什么節目。因此這種良期佳節,最讓大家期待。

    魔武大陸的中秋節,和地球的還是很不同的。

    這里雖然會賞月,也會集會,但卻不會做月餅。

    肖若云被梁雪茹抓了壯丁,跟在席夢思身后,準備了許許多多的美酒佳肴。

    勞累疲憊之后,又是對佳節的期待,讓肖若云睡了一個好覺。

    清晨醒來的時候,系統主動出聲。

    “每月十五的抽獎時間到來,宿主要開啟嗎?”

    一提起這個,肖若云就臉色鐵青。

    “謝謝,不需要。”

    上個月的王八拳可是讓他記憶慘痛,讓他對這個系統實在是信心不足。這要是再給自己弄點什么妖蛾子,那可真的就是一世英名毀于一旦了。

    聽到肖若云放棄,系統也不以為意,直接沉寂了下去。

    接下來的一個白天,青云劍派的眾人都忙著為過節做準備,肖若云也是腳不沾地,系統倒是沒有出來搗亂。

    很快地,夕陽西下,明月高懸,萬物寂寥的時候,整個世界都被氤氳的月光所籠罩。

    庭院里早已張燈結彩,肖若云、梁雪茹等幾個小輩來回穿梭,把準備的佳肴美食都布置好,一年一度的賞月便開始了。

    “哎,又是一年月圓時,相思何處能相逢啊?”

    陳洛佇立在庭院的圍墻上,目光凝視著東南方向,發出了如許感嘆。

    一襲青衣籠著白色月光,衣擺隨風輕蕩,愈發的卓爾不群。

    如果他不是一個矮人的話……

    肖若云探頭探腦,忍不住小聲向梁發問道:“五師兄,大師兄這是在干嘛?”

    梁發憋著笑,意有所指地道:“那個方向,是古月學府的所在。”

    “哦……”

    肖若云明白了,看來是有人想念人家的大師姐了。

    他墊著腳步,悄悄地挪到陳洛的背后,清咳一聲,抑揚頓挫地吟道:“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亙古唯美的詩詞飄逸在這個異世的空間,譜寫了又一曲夢里仙鄉。

    陳洛只感到整個人都要化了,目光湛然,蘊含著盈盈珠淚,悸動的心已經完全沉浸在了千古第一詞的威力當中。

    “嚶……”

    這一聲嘆息,真是我見猶憐,讓人酥了骨頭麻了心臟。

    “小師弟,原來你也是這么的多愁善感。看來,你我是同道中人啊。世人只道多情好,無情卻被多情擾。不行,我要去把這首詞送給她。她……一定也在等著我!”

    說罷,陳洛縱身一躍,就要遠遁。

    “干什么去?”

    梁孟言威嚴的聲音及時響起。

    “吧嗒……”

    地面上便多了一個大坑,塵土飛揚。

    好半晌,陳洛才哼哼唧唧地爬起來,青衫凌亂,滿面塵灰,再不復文藝男青年的哀婉。

    “哼,今日是中秋佳節,哪兒也不許去。”

    “是。”

    陳洛悶頭應聲,只要無奈地吞下心頭的相思。

    賞月開始了。

    梁孟言坐在首位,品嘗著美酒,看著座下弟子俱在,心情好的不得了。

    “今日乃中秋佳節,咱們光是喝酒吃菜豈不是無聊?你們這些小輩,可有什么準備?”

    他這么一說,大家都嘻嘻笑了起來。

    為了今日,大家豈能沒有準備?而且這么多年了,大家也早已摸透了梁孟言的性情。

    慣會討喜的梁發第一個跳出來,抽出了長劍,朗聲道:“師父,徒兒今日勤學苦練,又有進益,還請師父指點。”

    說著,他練起了流云劍法。

    梁發資質一般,但還算是勤奮,如今已經能夠掌握流云劍法的第二層白云飄渺了。

    別看他是一個胖子,但是舞起意境虛無的流云劍法來,竟然也行云流水,煞是好看。

    “不錯,不錯,發兒,看來你也刻苦了。不枉為師的教導,未來可期啊。”

    待梁發練完,梁孟言果然很高興,很是贊許了幾句。

    見他對五師弟如此稱贊,身為大師兄的陳洛自然不甘人后。

    “師父,今日是中秋佳節,徒兒無以為獻,作詩一首,懇請師父鑒賞!”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呲牙咧嘴,痛苦不堪。

    這個大師兄什么都好,就是文青病太嚴重了。

    可今日這樣的好日子,大家也不能說什么,只好耐著性子聽陳洛無病呻吟。

    而在陳洛之后,二代弟子們,也都一個個主動站了出來,要在師父、師叔的面前展示一番。

    如是幾輪,時間漸漸流逝,也漸漸到了午夜。

    眼見著月上中天,中秋馬上就要過去了,肖若云卻焦急不已。

    因為很快就要輪到自己了,他卻還沒有想到,自己該表演什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后一四码10年无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