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書包網 > 諸天執道 > 第54章 土雞瓦狗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書包網] http://www.eiint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陸鳳秋抬眼望去,看向說話的那人,眼中精芒閃過,淡然說道:”你是何人?“

    那人大概在五十歲左右,身材修長,腰板挺的筆直。

    嘴唇上蓄著一把刷子似的短須,清俊的臉上有種經歷過艱苦歲月磨練出來的風霜之感。

    臉上一條條憂郁的皺紋倒是讓他有著別樣的感染力。

    他的雙目精光爍爍,深邃嚴肅的令人害怕。

    只見他昂首挺胸道:“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長白王薄是也。”

    陸鳳秋笑道:“原來是遼東第一高手,不在遼東好好呆著作威作福,什么時候也學起旁人來打抱不平了。“

    王薄冷哼道:“師姑娘生前對本人有恩,如今慈航靜齋有難,本人豈能不出手相助。”

    陸鳳秋呵呵一笑,道:“替人打抱不平,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

    王薄冷聲道:“老夫知道你的功力獨步天下,厲害至極,但今日在場的這么多武林同道,老夫就不信你能以一敵百!“

    陸鳳秋冷笑一聲,道:“土雞瓦狗,跳梁小丑,何懼之有!”

    王薄聞言,怒意上涌,氣的臉紅脖子粗,一手指著陸鳳秋,一時間卻是說不出話來。

    陸鳳秋此言讓在場的所有武林白道人士都心生不滿之意。

    但卻無一人敢站出來反駁陸鳳秋。

    出頭鳥不好當啊。

    在場的沒有人是傻子。

    誰敢在這個時候當出頭鳥,那是嫌自己命太長。

    青云子連師妃暄都給滅了,還會在乎他們嗎?

    他們此來慈航靜齋,雖然名為助拳,但又有誰肯為了一個已經注定隕落的勢力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陸鳳秋的目光在場中眾人的身上掃過,見那些人一個個面有慍怒,而不敢出言。

    不禁搖頭失笑,剛才聽到這些人一個個喊的比誰都大聲,一個比一個群情激憤,還以為他們有多大能耐,結果現在一個個全都成了縮頭烏龜。

    就在此時,只聽得四聲佛號從四面八方同時傳來。

    “施主,得饒人處且饒人,何必苦苦相逼。”

    只見四個老和尚從廣場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同時出現,眨眼間便來到了廣場中央。

    那是四大圣僧到了。

    那眾多武林白道人物看到四大圣僧出現,一個個臉上都露出歡喜之色。

    四大圣僧的出現,意味著終于有人來給他們做領頭羊了。

    陸鳳秋看到那四大圣僧出現,怡然不懼,開口道:“貧道行事素來如此,你們四個老和尚要是不服氣,可以上來再與貧道一較高下。“

    “不過,這一次,貧道可不會手下留情。”

    “了空的下場,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

    四大圣僧聞言,不禁久久不語。

    嘉祥大師枯瘦的臉龐上顯露出一抹沉重之色,他持手嘆息道:“佛道本是一家,施主何必如此......”

    帝心尊者手持大圓滿杖,卻是說道:“老衲師兄弟四人,今日便是搭上這條性命,也不能讓你斬斷慈航靜齋六百年傳承!”

    道信大師亦是雙手合十,出言道:“六年前與施主一戰,尚未盡興,既然施主不愿退,那老衲師兄弟四人只能舍命相陪!”

    智慧大師只是長宣一聲,“阿彌陀佛”,便不再言語。

    陸鳳秋的身軀挺拔站起,他環顧四周,雙目之中露出舍我其誰的氣概,負手而言,朗聲說道:“你們之中還有哪個想為慈航靜齋出力,那就一起來吧。”

    “貧道倒想看看,你們有多么舍生忘死!”

    那廣場之中的所有白道人物都面露憤怒之色。

    面對如此狂言,他們之中終于有人忍不住,從人群之中飛身而出,高聲喝道:“妖道!你勿要猖狂!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那人身法極快,飛身而出的瞬間,一抹青霜劍光已然噴涌而出,籠罩當場,在轉瞬之間便到了陸鳳秋身前一丈之地。

    但還沒等他的劍刺到陸鳳秋的身上,一股雄渾掌力便從陸鳳秋的掌中翻出。

    直接轟在了那人的身上,那人直接倒飛而出,從半空之中飛出去三四丈之遠,最后才轟然落地。

    激蕩起了那地面之上的陣陣雪花,顯然已經是活不成了。

    陸鳳秋這輕描淡寫的一掌,讓那些本來有些上頭的白道人物瞬間冷靜下來。

    被陸鳳秋一巴掌拍死的那人可不是無名之輩,那人可是青霜派有數的劍道高手,一手“青霜劍法”使得可算是爐火純青。

    可是即便是如此人物,居然連這妖道青云子的衣服邊兒都沒沾到,就已經被這妖道一掌震死。

    這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對陸鳳秋的實力有了一個更為直觀的認識。

    陸鳳秋再看向那場中眾人,道:“還有人要對貧道出手嗎?”

    場中再次變的鴉雀無聲。

    風雪呼嚎之聲在眾人的耳邊呼呼響起,眾人的心中如墜冰窖。

    就在這時,那久久不語的李淳風突然開口道:“陸道友,此事當真沒有轉圜的余地了嗎?”

    陸鳳秋看向那李淳風,比起袁天罡的老練,李淳風顯然要更稚嫩一些。

    “貧道的兩個條件已然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李道友莫非也想替這些尼姑出頭?“

    李淳風聞言,不禁搖頭一嘆,苦笑道:“看來又是我輸了,還是袁老頭說的對,今日我便不該來啊。”

    陸鳳秋饒有興趣打量著李淳風,然后開口問道:“哦?看來李道友并非是來助拳的。”

    李淳風聞言,一臉無奈的說道:”不說也罷,不說也罷,我這就回山去了,今日有幸能得見陸道友真容,便是不虛此行了。“

    說罷,李淳風直接輕點足尖,搖身而起,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陸鳳秋見狀,不禁笑了起來。

    李淳風定力不夠,明顯是被寧道奇給忽悠來的。

    李淳風的突然離去,顯然讓寧道奇沒有想到。

    寧道奇的臉上露出落寞之色,陸鳳秋朝著寧道奇看去,道:“寧道兄,你還要為慈航靜齋護駕嗎?你別忘了你的身份,你若還認自己是道門弟子,就應該清楚你該如何做。”

    寧道奇聞言,沉吟許久,臉上露出掙扎之色,方才垂頭喪氣的說道:“罷了,罷了,繁華如煙,世事如云,這世上哪有永恒不滅的傳承,老朽愚癡,在這塵世間廝混了大半生,卻依舊沒有看透這過眼云煙,老朽能為靜齋做的事情已然全部做到了,只是老朽依舊是心中有愧......“

    寧道奇垂頭喪氣的朝著那遠處的山林之中行去,一去數丈之遠,只留給眾人一個落寞蕭瑟的背影。

    陸鳳秋看著黯然離去的寧道奇,便知道他在自己和慈航靜齋之間已然做出了選擇。

    或許在他往后的歲月里,會陷入愧疚和自責的漩渦之中不可自拔。

    若是他能跨過心境上的這個坎兒,將來說不定還有可能再進一步。

    如若跨不過去,那他可能會郁郁而終。

    ……

    李淳風的離去并未引起多大的波瀾,畢竟他在武林之中名聲不顯,但寧道奇的離去,卻是讓在場所有的白道人物都心中一沉。

    那可是“散人”寧道奇啊。

    一個在武林之中享譽將近百年的宗師人物。

    和慈航靜齋交好數年之久,然而,如今連他也黯然退場了。

    這些白道人物的心中頓時也生出了退意。

    連寧道奇都沒有向青云子出手的勇氣,更何況他們?

    單憑四大圣僧能擋住青云子嗎?

    六年前,四大圣僧加上“散人”寧道奇都奈何不了青云子。

    如今在少了“散人”寧道奇的情況下,即便是有他們助陣,那四大圣僧又能有幾分勝算?

    所有人的心中都在盤算著這個答案。

    顯然,青云子之強,已經獨步天下。

    為了一個注定要滅亡的門派,值得將他們的身家性命都壓上嗎?

    答案是肯定的。

    他們不會做這種愚蠢至極的事情。

    于是,有人開始悄然退場。

    一人離去,兩人離去,三人離去。

    數個呼吸之間,廣場之上離開的身影越來越多。

    最后留下的,只有四大圣僧!

    就連那剛才口口聲聲說陸鳳秋狂妄的長白王薄,也早已經溜之大吉。

    更別提什么南海派晁公錯,那更是投機分子,怎么可能真的為慈航靜齋出力!

    四大圣僧駐足四方,他們眼看著人煙消散,沒有一人出聲阻攔。

    陸鳳秋亦沒有阻止這些人離去,他要滅的是慈航靜齋,既然這些人都是識時務的,他也沒必要趕盡殺絕。

    ……

    “你們四個老和尚還要向貧道出手嗎?”

    陸鳳秋看向四大圣僧,眼中平靜無波。

    嘉祥大師雙眼驀然睜開,平靜說道:“旁人能退,唯老衲師兄弟四人不能退!”

    說罷,嘉祥大師猛然踏足而出,全力使出玄功,揮起雙掌朝著陸鳳秋拍去!

    一股無形威壓瞬間將陸鳳秋給籠罩起來!

    帝心尊者雙腳往前一踏,氣勁四起,地上的雪花也朝著四周飛舞!

    他揮起大圓滿杖來,直接掠身而出,高聲喝道:“妖道!今日老衲定要與你見個高低!”

    道信大師不言不語,雙掌一翻,身形變幻之間,使出十八式達摩手中的一式,朝著陸鳳秋揮去!

    智慧大師亦是使出他的成名掌法心佛掌,朝著陸鳳秋轟然拍去!

    四大圣僧心知肚明,若是慈航靜齋今日被滅,那佛門聲威必然大減。

    旁人可以走,但唯獨他們不能走!

    他們要捍衛的是佛門的尊嚴!

    即便是今日殞命在此,也要悍然出手!

    陸鳳秋見狀,整個人一動不動,他淡然說道:“貧道很欣賞你們的勇氣,但有時候勇氣并不能當飯吃。“

    隨著他話音一落,陸鳳秋直接抬起雙掌,至陰之力和至陽之力形成一個巨大的真氣漩渦,在撕扯著四周的空氣。

    霎時間,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從陸鳳秋的身上散發而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后一四码10年无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