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書包網 > 張玄林清菡無敵神婿 > 第910章 來談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書包網] http://www.eiint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離開老福利院舊址,張玄回頭看了一眼,剛剛心中的那股煩躁出現的極其突兀,張玄也不明白自己的情緒為什么突然有這么大的波動,就在自己模糊看到地宮景象的那一瞬間,一股厭惡煩躁便涌上心頭,直到離開地宮,張玄才感覺心里舒服了一些。

    看了眼時間,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

    九局的人已經徹底將這一片區域圍住,出現這么一個地下城池,無論是哪個勢力,都會謹慎對待。

    九局率屬于炎夏官方,辦起事來效率極高,且非常方便。

    可以看到,一輛輛的工程車已經開到了這里,路上也都設置了路障,隨便找了一個維修的借口,就將這一片區域內的路全部封鎖了。

    張玄沒有繼續待在這里,迎著屬于一月份的寒風,張玄朝林氏大廈走去。

    以張玄對林清菡的了解,今天林氏搞了這么大一件事出來,林清菡絕對沒法安心的回家睡覺,公司有很多事情要等著林清菡去安排。

    不出張玄所料,當張玄來到CBD商圈的時候,一眼就看到林氏大廈頂層的燈還亮著。

    張玄抬步向前走去,在走進林氏大門的時候,一名林氏保安走上前來,低聲道:“大人,安東陽那邊有消息傳來了。”

    “哦?”張玄眉毛微挑,離開新省后,安東陽的事張玄就讓手下的人去盯著了,“東西送到哪了?”

    “都城博物館。”保安答道,“安東陽是秘密捐過去的,沒有人知道,現在東西就在都城博物館保存。”

    聽到這個回答,張玄顯然愣了一下,隨后陷入沉默。

    “大人,需要讓人再盯著嗎?”保安問道。

    張玄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鐘,這才揮手,“不必了,讓人都撤了吧。”

    “明白。”保安應了一聲后,退了下去。

    張玄轉身,看向大門外面,黑夜中的一片空蕩,讓張玄眼中出現幾抹迷茫。

    捐了?

    這樣的消息,顯然出乎張玄的預料。

    從張玄兒時開始,他便堅定一個想法,人來到這世上,就是為自己而活,所做的一切,都是讓自己更加強大,早在很久之前,張玄心中,就沒有什么國家概念,什么英雄概念。

    在張玄心里,他佩服那種為國奉獻的人,但張玄本人,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但今天,一種所謂的民族情節,突然出現在張玄心中。

    張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那天安東陽大吼著克伸鼎屬于炎夏的一幕。

    安東陽絕對是個不差錢的主,他深入樓蘭,去拼命找鼎,耗費巨大錢財,出來之后,又以身犯險去搶鼎,到頭來的一切,只是為了將鼎捐回給炎夏?

    這一刻,張玄突然感覺自己非常狹隘,一直以來,張玄都認為安東陽屬于某個地下勢力,隱藏的很好,結果現在才明白,安東陽不屬于任何一個勢力,他是在為自己做事。

    搖了搖頭,張玄深吸一口氣,轉身繼續上樓。

    來到林氏頂樓,當張玄推開林清菡辦公室的時候,一眼就看到林清菡,以及秘書李娜,還有很多林氏的高管,都在對著一桌的文件不停整理著什么,顯得很忙碌,還有幾名文案,正坐在一旁,冥思苦想,抓耳撓腮,就連張玄進來,都沒人看上一眼,包括林清菡,也是頭也不抬的埋到辦公桌前,“李秘書,明天記者招待會的時間確定到什么時候了?明天采訪的文案問清楚了么,媒體聯系了幾家,關于外地媒體招待的事安排的怎么樣了?”

    林清菡一邊忙著手上的事,一邊發問。

    “林總,已經都安排了,不過有幾家媒體你明天需要注意一下。”

    “把他們的資料給我。”

    張玄看著辦公室內忙碌的一幕,沒有出聲,默默的退了出去,關上辦公室大門,離開林氏大廈。

    凌晨的銀州顯得格外凄涼,寒風呼嘯,沒有人會喜歡在這種天氣還在半夜出門,哪怕那些半夜醉鬼,都會被凍得清醒幾分,找個暖和的地方再繼續買醉。

    張玄隨意挑選了個方向,朝前走去。

    “看樣子你今天有些心事重重啊。”一道沙啞的聲音在張玄身后響起。

    張玄嘴角一咧,“我發現你一天還真是閑的沒事。”

    “這種叫閑么?”麻衣的身影出現在張玄眼前,同時他的聲音也從張玄身前傳來,在麻衣的手里,拿了兩個小瓷壇。

    “當然閑了。”張玄瞥了瞥嘴,“不過你這個年紀,也該到了溜溜鳥,逛逛公園的時候了。”

    “算了吧你,我還不老。”麻衣發出沙啞的笑聲,他的聲音,在這漆黑寒冷的夜空中,顯得格外滲人,“怎么,聽說你那個雇主最后把鼎捐了,你心里有些感觸?”

    “你這消息倒是挺靈通的。”張玄看了眼麻衣,隨后移開目光。

    “你也知道,神隱會么,哪方都得盯著點。”麻衣出聲,“怎么樣,你這次去樓蘭,收獲如何?”

    一聽麻衣提這個,張玄瞳孔一凝,再次看向麻衣,正色道:“關于這次樓蘭的事,你知道什么?”

    當時去樓蘭前,麻衣就跟張玄說過一些奇怪的話,好像早就知道什么一般。

    “也沒什么。”麻衣搖了搖頭,“只是我清楚,不,應該說,是我家大人清楚樓蘭當中有些東西,讓你去取,我不過是傳個話而已,至于是什么東西,我家大人沒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倒是肯定,絕對不是那座鼎。”

    “你想知道么?”張玄盯著麻衣,問道。

    “不想。”麻衣搖頭,“我今天來,并不是為了你在樓蘭拿的東西,而是想跟你聊聊,嗯……怎么說呢,談談心吧。”

    “談心?”張玄臉上露出一絲錯愕,他怎么看,都覺得麻衣不是談心的人,看著麻衣那一臉正色,張玄道,“行吧,說說,想談什么?”

    “跟你談談安東陽的事。”麻衣揮了揮手,“走吧,我前兩天回了趟老家,挖出兩瓶當年埋下的酒,你算是有口福了,我這酒的釀法,外面那可都失傳了。”

    麻衣揚了揚手中的兩個瓷壇,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得意的模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后一四码10年无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