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書包網 > 源賦世界 > 第二十九章 閃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書包網] http://www.eiint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只見那道黑影勢不可擋地朝著戴勇軍的傘盾劈去,僅僅只是一次沖擊,便已將戴勇軍自以為堅不可摧的傘盾給劈得七零八落。

    戴勇軍的笑容瞬間凝固,在他那無比震驚的目光的注視下,傘盾徹底崩潰碎裂,化為淡淡的墨綠色光芒隱沒。

    眼看著那道黑影轉瞬間便已至自己胸前,自己那引以為傲的傘盾居然連拖延一秒的時間都沒能做到,戴勇軍沒有任何猶豫,不敢用肉體硬抗,再次狼狽地抱頭朝著另一邊滾去,這才又一次堪堪躲開了這驚險的一擊,那道黑影落在地上劈出了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這才消散不見。

    感受到那道黑影的氣息逐漸消散之后,戴勇軍這才喘了口氣,狼狽地抬起頭來,隨即臉色連變。

    他震驚地看見,凌殤依然與之前一樣站在原地未動,唯一不同的就是,他那斜掛在背上的長劍,有一半已經出鞘。

    不對,準確地說應該是回鞘,因為就在戴勇軍抬起頭來看向他時,凌殤已經在將自己手中的長劍緩緩地重新收回鞘中。

    ?他剛才有拔出過長劍?他有嗎?

    于蛟吃驚地瞪大了眼睛,而圍觀的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相比于直接與凌殤交手的戴勇軍,他們所看到的則更是令他們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現了問題。

    眾人只看見戴勇軍如一道雷霆般沖向了凌殤,隨后不知為何忽然停下了動作,緊接著不知為何忽然向后翻滾而出,然后又突然跳起來使出了傘盾隨即再次抱頭在地上滾出十幾米遠。

    整個戰斗過程恐怕就連十秒都不到,而當眾人跟隨著戴勇軍的目光從一身狼狽的戴勇軍身上將視線移到凌殤的身上時,這才詫異地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凌殤那斜掛在背上的長劍居然已經拔出了一半,但是就在他們以為凌殤終于打算拔出劍認真戰斗的時候,對方卻突然又把劍重新插回了鞘內。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眾人都是一頭霧水,滿臉疑惑。戴勇軍也是臉色驚疑不定地盯著凌殤背上的長劍。

    “混蛋,你到底做了些什么?”戴勇軍竭斯底里地道。

    凌殤并沒有回答他,只是冷冷地笑了笑。這一招的名字叫做閃刃,好像是他的自創源技之一,在凌殤對這個源技模糊的記憶中,似乎是在他不斷地強化自身對于突如其來的危機的應對的過程當中,水到渠成,這個源技就自然而然地孕育而生。

    因為危險處處都在,但是他身為一名劍士,卻不可能隨時都將武器握在手里,所以在面對突然到來的襲擊時,他就只能寄望于自身的反應。

    而閃刃則正是這種技巧的極限表現,它的作用就在于能夠將從發現敵人到做出判斷再進行反擊的這個過程的時間給壓縮到最短,近乎于無。無論是在任何的環境下,任何的情況下,都能保證瞬間變換為戰斗態勢,在拔劍的同時立即發起反擊。刃芒一閃而過,所以當時的凌殤才會將此技命名為閃刃。

    想要掌握這個技能,不僅需要強大的實力,還必須要對自己的武器如臂使指般地熟悉才行,幸好凌殤的肌肉記憶還在,不然是沒有辦法重現這一招的。因為這一招幾乎完全無視了空間的阻礙,無論是在什么樣的環境下,無論當前那個環境下是否適合拔劍,在閃刃的那一瞬間,拔劍在手的結果就已經注定了,根本無法更改。

    其實剛才的戰斗情況是這樣的,就在戴勇軍沖到凌殤身前,虎狼拳即將命中凌殤之時,凌殤使出了閃刃抵擋住了對方的虎狼拳,而在那之后,凌殤連續兩次利用閃刃的余力對戴勇軍進行了反擊,接著收劍回鞘。

    從始至終,凌殤就只使用過一次源技——閃刃,在一次反擊之后的另外兩次攻擊則是他對這個源技的深層理解所做到的變化。之所以閃刃的威力可以有這么大,除了源技本身的強勢之外,凌殤的絕滅源賦也是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正如葉冰娜所說,這是一個非常暴力的源賦,純粹的威力提升,提升效果顯著。絕滅為閃刃附加的破除防御與提升威力的特效,令那傘盾如同紙糊的一般脆弱,幾乎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凌殤自己并不清楚這個自創源技的階級,他同時也不清楚戴勇軍所釋放的源技的階級,但是從戴勇軍全力以赴戰斗時所釋放出的源力波動上來判斷的話,凌殤發現戴勇軍的實力其實遠遜于自己。

    “還有必要,再打下去么?”凌殤微微一笑,道。

    似乎是在為戴勇軍解釋著之前的戰斗是什么情況一般地,凌殤的右手手指輕柔而溫和地撫摸著劍柄,隨即眾人都感覺自己眼前一花,那柄劍身布滿著菱形的暗紋的長劍便已不知怎么的就來到了凌殤的手中,鑲嵌在劍柄上的那血色寶石更是看得戴勇軍心生恐懼。

    凌殤緩緩地舉起長劍,已經做好了進攻的態勢。

    當看到凌殤像變魔術一樣地將原本斜掛在背上的長劍瞬間就變到了自己手上之時,戴勇軍總算是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艱難地咽了口口水,對方的實力遠遠地超出了他的想象,雖然他們還沒算是正式交過手,但是戴勇軍此時已經完全認清了自己與對方之間的差距。

    這個人至少也是一位星源始者!

    戴勇軍在心中瘋狂地吶喊著,他自己的修為赫然已經達到了七級靈源始者的程度,作為學生來說,已經可以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程度了,那么還能夠令他產生出完全無力抵抗感覺的對手,就只能是一位星源始者了。

    他完全捉摸不透為什么一個這樣的怪物居然還有必要來這里旁聽,但是此時此刻,在這么多雙眼睛的注視下,他不能退縮,即便清楚地知道自己很可能拼盡全力也無法戰勝眼前的這個對手,他也不能退。因為如果這里他退了,那他就完了,他就會瞬間從不可一世的學院的霸王淪落成圣火源力學院眾多學生茶余飯后的新鮮笑料了。

    我堂堂學院的霸王,怎么可能會慫你一個新來的旁聽生?

    戴勇軍瞪紅了眼,由于此前已經使用過一次在局部巨大化強化下的虎狼拳的緣故,再加上之前全力以赴地在全身巨大化的狀態下釋放了一次傘盾,戴勇軍現在的源力已經所剩不多,但是他此時此刻真的已經別無選擇。

    他只能又一次全力以赴地運轉起了體內剩余的所有源始之力,這一次是將源始之力從源晶輸往全身,他仿佛能夠聽到自己身體里的源晶因為負荷運轉而迸發出的“刺啦”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后一四码10年无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