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書包網 > 深夜書屋 > 番外二,瞎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書包網] http://www.eiint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老街,小店,漏水的頂棚生銹的卷門,以及,慘淡得不能再慘淡的生意。

    男子閉著眼,坐在店門口,今天有雨,自然就沒有太陽,這確實是一種很大的遺憾,但他還是習慣性地坐在椅子上閉著眼想象著陽光撒照在自己身上暖洋洋的感覺。

    里屋,一個年輕的女人手里拿著菜刀正在對著藕片一刀刀地切下去,一般人吃藕時,切片就好了,但她不行,得切丁,因為他不吃片。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無條件地滿足他,這個問題,她想了好幾年了,卻一直沒能想出答案。

    愣神的時候,她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指尖微微一轉。

    剎那間,

    菜刀和藕片自己懸浮了起來,

    并且接下來藕片將完成自己對自己切丁的壯舉。

    “這樣子做菜,是沒有靈魂的。”

    男人的聲音自小廚房門口傳來。

    女人雙手握拳,年輕卻又豐盈的腿在白絲的襯托下越發得晶瑩。

    女人自然是好看的,而且穿著打扮很是時尚,這里是老街,就如同再光鮮亮麗的事物在其犄角旮旯處也會有污垢一樣,這條老街,就是這座大都市的污垢。

    不至于混亂,但確實有不少三無人員喜歡在這里聚集,人員構成的復雜自然也就難免聚集一些不三不四的社會人。

    女人的精致,和這條老街是不匹配的,尤其是在晚上,失去了陽光也失去了攝像頭的遮掩,有些貪念和沖動自然會因此迸發。

    當然了,結局就是附近的好幾家醫院這幾年所接待的揮刀自宮的病患比往年要多出了好幾倍。

    對此,他是知道的,他覺得過于殘忍了。

    為此,他特意說了她,對她科普說男人的那個地方,如果不割干凈了,會很麻煩的,哪怕傷口愈合了,余生也會非常痛苦,所以,在古代那些有著真正高超技術活兒的凈身房師傅往往最受追捧。

    所以,他建議她下次割干凈點,一刀沒干凈,大不了多來幾刀,也方便之后插管子。

    “靈魂,靈魂,梁瞎子,我就不清楚了,我用意念切和我自己拿刀切到底有什么區別!”

    結過婚的男人都清楚,在你的妻子在廚房里為你做飯時,你在旁邊提出過多的要求往往是一種很不明智的選擇。

    但更聰明的男人往往善于將不利的因素扭轉過來,很顯然,眼前這位雙目無神已然失明的男子,確實有足夠的智慧。

    “因為太整齊了。”

    “整齊,不好么?”

    “整齊的話,口感就一樣了。”

    “我說,這樣不好么?”

    “我就吃不到你的心意了。”

    “…………”唐詩。

    瞎子走了,瞎子沒繼續去曬那今天根本就不存在的太陽,而是坐到了自己的畫架前,開始了畫畫。

    這些畫,賣得自然不算好,連老街那本就很便宜的房租也不夠支付。

    但生活并未因此困窘下去,最近金價不斷走高,而瞎子,沒其他的本事,但金磚多,缺錢了,叫女人去一個地方揮一揮鋤頭,也就挖出一塊金磚了。

    “飯好了,吃飯!”

    唐詩將飯菜端了出來。

    一盤藕片炒肉,一盤芹菜炒香腸,一盤皮蛋包豆腐的涼菜,外加一大碗的西紅柿蛋花湯。

    很簡單的菜,但兩個人吃的話,也算是豐盛了。

    瞎子和女人面對面地坐了下來,

    女人拿出了兩份紅色的試劑,

    一人一瓶,

    開飯前各自喝了下去。

    接下來,就是吃飯。

    兩個人吃飯都很慢,充分地在詮釋著什么叫細嚼慢咽。

    門口,走過來一個老者,老者身穿著道袍,肩膀上站著一只猴兒,像是個游方耍猴藝人。

    “嘿嘿,老板,額來了。”

    老道進了屋。

    小猴子從老道身上跳了下來,馬上竄到了天花板上去,在那里,有一只通體白色的貓,在和它對視著。

    唐詩起身,走回了廚房,很快,廚房里又傳來了炒菜的聲音。

    “嘿嘿嘿,別加菜了,這就挺好,這就挺好,額又不是什么外人,不用這么客氣。”

    “你飯量大,我們不夠吃。”

    瞎子的回應很實誠。

    老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這才把東西放下來。

    “老板,這里是彼岸花口服液,夠你們用半年的了,這里是我們書店自家種的水果,好吃著呢,我這兒還特意做了幾個水果罐頭,方便你們放著吃,這些,可是好東西啊,對人很補的,得慢慢吃,不然身子受不了的,我也是腆著臉求來的,老板你多吃吃,說不定眼睛能復明呢。”

    瞎子放下了筷子,安靜地聽著老道一個一個地介紹,表情安詳。

    “我出去給你買點酒。”

    “這哪里使得。”

    “你坐著。”

    “額……好。”

    瞎子站起身,走出了門店。

    他確實是盲了,但出門從不用盲杖。

    順著老街,往北面走了一段路,他停下了腳步。

    那里,有一家面館,是一對來自川渝的小夫妻開的。

    桌子支在店門口,那里坐著一男一女兩個客人,正在吃面。

    女的在看見瞎子時,目光一凝。

    男子則伸手摸了摸女子的手背,站起身,走了過來。

    “你就是老道的,新老板吧。”瞎子問道,他微微低著頭,態度良好,宛若一個被現實壓彎了腰。

    男子點點頭,恍然間,才意識到對方看不見,才開口道:“是的。”

    “謝謝你送來的口服液,吃飯,比以前舒服多了,真是,麻煩你們了。”

    “別客氣,你以前,也幫過我。”

    兩個男人,并排著沿著街面走著。

    鶯鶯結了賬,遠遠地跟在后面。

    兩人走了很長的一段,不知不覺,走到了一處廢墟前,拆遷,已經進行到這里了,但距離何時會拆到老街,誰也不清楚。

    終于,還是周澤先一步打破了沉默:

    “我可以幫你眼睛復原,只要你愿意,你現在就能看見東西。”

    瞎子搖搖頭,伸手示意不需要。

    “是了,你不用眼睛,但也能看得比大部分人都清楚。”

    瞎子聞言,發出了一聲長嘆,

    感慨道:

    “我要是不瞎,就沒你什么事兒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后一四码10年无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