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書包網 > 超級特戰兵王 > 第2065章 來自境外的,還是惠美子的事情

第2065章 來自境外的,還是惠美子的事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書包網] http://www.eiint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此時張峰看著周圍沒有什么異動,張峰慶幸那些人沒有冒出來,不然張峰會一次性將他們連根拔起。

    惠美子不緊不慢地抱著昊昊步行回家,這里距離家有差不多一公里,其實是有一輛小電驢給惠美子上下班的,但她不用,還說是多走路對身體好。

    在街上行走,惠美子已經成為這條巷子的一道風景線了,可惜的是抱著孩子。

    張峰開車遠遠地跟著,在惠美子到家來之后張峰在距離家門口百米處蹲點。

    看著經過自家門口的每一個人,陳婉茹并沒有派人協助張峰,而是讓自己一個人來解決這個。

    其實張峰是很疑惑的,因為他們為何要白天來?如果有什么圖謀不軌的話,不應該在白天而是在晚上或者是落單的時候出手。

    在大門口目標那么大,有警衛有攝像頭,而且這個大院子小區里面到處都是攝像頭。

    現在陳婉茹那邊在找監控錄像里的人,這半天下來了還沒有什么消息,只能等待了。

    張峰坐在車里抽煙,等待魚兒上鉤。

    可是張峰等了好久,等到了天黑都沒發現什么可疑的人,真是奇了怪了。

    難道說他們知道自己回來了?我張峰是回來了,但也出去了啊,要是他們有所圖謀的話應該是知道我張峰一旦出門就會好多天才回來,還是說他們有所警覺了。

    等等吧!

    對于這類事情需要耐心,張峰有的是耐心。

    呤呤!

    手機響了是陳婉如打來的。

    "張峰,今天沒什么可疑的人吧?"陳婉茹問。

    "沒有,我都想讓他們快點出現呢!"

    "我這邊查了十幾個人,只發現了一個境外來的,目前在追查!"陳婉如說。

    "境外的?"張峰很意外。

    想想也是,自己的仇人幾乎都是境外的,前幾年都是在境外混,著兩年回來也沒什么仇人。

    估計就是這個人來。

    "南亞那邊的人,目標已經鎖定,目前他還在京都!"陳婉如說:"要不要把他抓起來問問!"

    其實呢這種事情陳婉如之前處理得非常老練來,根本就不會來問張峰,她自己就可以決定,問了也是一樣的。

    是陳婉如找個借口和張峰說話而已。

    不管這個女人有多厲害,在她更加厲害的男人面前都是一個小女人。

    "別,看住他就行了,他只是個小嘍???眩?張峰說:"估計他明天還會再來,我就等著!"

    "那好,這個就交給你了!"陳婉如說:"一會兒我把這個人的信息發給你!"

    "好!"陳婉如說:"讓下面的人盯著就可以了,你也不用那么辛苦!"

    "好,晚上我再回去睡覺!"張峰說:"一會兒我再打電話給朝云!"

    "她就等著你的電話呢!"

    "嘿嘿!"

    "你還好意思笑,人家多不容易呢,一個女孩子掌管那么大的集團,每天多少事情啊,你一個電話過去估計她一點都不會覺得累了!"

    張峰頓了幾秒鐘才說:"嗯!"

    陳婉如沉聲說道:"張峰,其實朝云才是最需要你的!她太辛苦了!"

    "我知道,是我的錯!"

    "不,張峰,你不能這么覺得,既然我們跟了你,就必須要面臨這樣的事情,不過她是很辛苦,偌大的一個集團,每天都是與那些老油條交涉,是我都很難辦下來!"

    "我知道該怎么做!"

    "其實云淺也想跟你說這個的,只是她不知道怎么開口,就我來說吧!"

    張峰說:"以后有啥事啊,就直接說!"

    "那說自然!"陳婉如掛掉電話。

    張峰坐在車里抽煙,想著剛才師姐說的話,確實是正確的,這幾年來自己確實是忽略了她不少。

    而她從一個小小的工作室經過幾年的時間發展,一躍成為一個市值數千億的大集團公司,這期間是少不了陳婉如的幫助,但大部分都是靠她自己的。

    她才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啊,能夠支撐起那么大集團需要多少精力?更別說她白手起家了。

    而平時她都會裝出一副若無其事,輕松的樣子。

    突然之間,張峰突然覺得自己可笑了。

    原來自己是如此的沒心沒肺,一個自私的家伙,憑什么還能得到她們都青睞和愛戴啊。

    還在前段時間有兩天的時間陪她,也算是彌補那么一點點了,當時她高興地像個孩子。

    她想要的不多,就自己能夠偶爾陪一下她,這些過去的幾年張峰都沒能做到。

    老乞丐還時不時地向她要錢呢。

    太不容易了。

    張峰自責起來了。

    一根煙已經燒完了,張峰又點了一根繼續抽著。

    晚上的時候張峰回去睡覺了,有張峰在這里,誰敢來呢?

    ……

    今晚是云淺睡得最安穩的一次。

    昊昊在自己的房間睡覺,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回來了。

    "要不你去惠美子的房間?"云淺小聲的的對張峰說。

    這幾天云淺不方便。

    "去她房間干嘛,睡覺睡覺!"張峰說。

    云淺說:"我的直覺惠美子是個好女孩,不能虧待了她!"

    "我也沒做過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情!"

    "那我問你,你帶她回來干什么?"

    這可把張峰問倒了,張峰他自己也不知道呢,這個問題也是想過,一時間也想不出什么來,當初說跟那老頭打賭的,然后就收了惠美子。

    難道要把她趕走嗎?這種事情張峰是做不出來。

    現在就先這樣吧!

    "她是我們家的客人!"張峰只能這么說。

    "有長期居住的客人嗎?"云淺一點面子都不給張峰。

    張峰沒話說了。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剛才的話不算說了!"云淺說:"這件事我來處理,你看怎么樣?"云淺柔聲說。

    這是柔中帶剛的話,張峰也沒辦法反駁,不然就把人家請出去。

    "好,那就你來處理吧!"張峰應了。

    云淺笑著穿到被子里面去了……

    ……

    深夜氣溫微涼。

    在距離軍大院小區幾百米處的一棟房子里,幾個人在房間里面說話。

    "我已經被盯上了,這幾天來,沒有見到那個人,要不要對他的家人開刀?"

    "這事兒要和宋先生說一下!"

    "是!"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后一四码10年无挂